LuYang Delusional Crime and Punishment ( Music by GAMEFACE ) from LuYang on Vimeo.

Thanks to Shanghai NYU’s support ! any very important supper swag music from Gameface (https://soundcloud.com/officialgameface) , haven’t found the english text of this new shit , anyone who can help me translate this shit is my bro!!! hahaha…. (plz turn on HD mode when you watch)

在上一部作品《陸揚妄想曼陀羅》中,借用腦立體定位儀深層腦刺激技術以及經顱磁刺激技術荒謬的探討了人類意識的來源。而《陸揚妄想罪與罰》則更直面疑惑人類的來源以及大腦肉體構造下欲望和罪惡的產生以及找不到確定地理方位卻在整個人類文化中有著各種詳盡描述的地獄及其懲罰。作品仍舊用藝術家本人的形象來演繹,仍舊因為作品中出現的各種妄想的殘酷場面只能將自己投射其中。
是誰創造了生命?我想這是每個人從小都在疑惑的問題?起碼我自己非常疑惑,意識存在的這個肉體的主觀感受讓我們面對世界從這個原點出發。人類為什麽要這樣進食獲取能量?為什麽不是其他方式獲取能量?為什麽會需要能量去運動?為什麽這樣會感到快樂,那樣會感到痛苦?痛苦快樂恐懼興奮等情緒的必要性是什麽?仔細分析好像很多欲望的源頭來自我們的肉體構造設計,如果是上帝設計了人類,為什麽設計成這樣,為何設計成會犯罪而下地獄的生理機制?人類因為這樣的肉體構造產生欲望甚至不懂得節制後產生了罪,就要到另一個懲罰系統的地獄中去贖罪?是誰創造了這一系列制度?
我們在不同宗教甚至非宗教的人類習性中看到各種各樣的地獄描述。基本都是用人類習慣性的對痛苦的經驗和了解來構成這樣一個懲罰系統。多為肉體的折磨和苦難。所以更多的疑問就是為何生命之後的生命形式還是會以我們現在擁有的身體機制來運行?如果我們還有同樣機制的肉體來感受痛苦,那麽在地獄裏的就還是人類?我們把自己對一切情緒肉體感知的經驗投射進去創造了地獄?我們都知道痛苦的感受絕不僅僅因為肉體的感知,也會有情緒上情感上的痛苦,而這些層次的情緒又微妙的可以分出無數種不可完全用言語表達的境界。對地獄的描述中除了佛教中有類似“孤獨地獄”這樣的情緒懲罰的地獄外,在其他宗教對地獄描述中很少甚至看不到這類情緒性懲罰的地獄。在地獄的描述中我們還是將物質的肉體的懲罰看作最嚴厲的懲罰。並且將現在的經歷移情到對地獄的恐懼之中。世界上既然可以有在無氧環境中生存的多細胞動物,那麽是否也有感知不到肉體痛苦的動物(生命/意識/有情)?
是大腦在感受一切麽?當大腦處理身體被傷害部位傳來的信號時,會產生痛覺。引發疼痛的刺激從受創部位或者病竈部位發出並傳導至中樞神經、使人產生疼痛感知。既然最後決定產生痛覺的部位為大腦,那麽是否拋開一切肉體物質,只要有一個大腦就可以經歷一切了?無論天堂抑或地獄,都可在大腦中經歷,真實不再重要,既然人腦會對主觀感知擬定為“真實”,那麽擁有肉體產生的痛苦和沒有肉體產生的痛苦,其結果都是一樣的話,就不需要追究到底有沒有肉體?
罪與罰在很多宗教體制內是一個完美的約束人類道德的機制,這個因果關系牽扯了人類恐懼的事物,以及最最可怕的自己將長期處於這種最為恐懼的狀態之內,這時候時間就變成了更為可怕的屬性,在一些地獄描述中,地獄的生命長度無法用人類對數字的概念來計算,人類貪圖享樂,規避痛苦的天性讓時間變得可怕,既然地獄中的生命長度超越了人類的常識,為何受苦的肉體機制確還是依照現在的肉體構造來完成?當然萬法唯心造這句話讓我們知道時間的概念和我們的感知有關,快樂轉瞬即逝,痛苦確相當漫長。而這一切都存在於大腦中的話,既然大腦是物質的話,既然物質作用於物質的話,技術的進步是否可能調節和重新編程這一切?但若意識並非產生於大腦呢?物質產生物質,物質如何產生精神呢?

2 3 4 5 6 7 8 9 10 12 14 25 1